专访硅谷投资人张璐:5G是医疗产业新机遇,区块

摘要: Libra打开了一种可能性——科技公司可以用自己的信用背书做抵押,开发设计新型支付产品,但区块链未到成熟商用阶段。

2019夏季达沃斯现场(图中嘉宾右二为张璐)

2019夏季达沃斯现场(图中嘉宾右二为张璐)

注:2019年世界经济论坛新领军者年会(夏季达沃斯)近日在辽宁大连举行。在为期三天的议程中,&将在现场一时间发回独家报道和采访,详情请点击专题:「现场直击·2019夏季达沃斯」。

5G、AI、区块链、自动驾驶,层出不穷的新技术成为本年度夏季达沃斯关注的热点话题。这些新技术到底在应用层面获得了何种程度的突破、未来的可能性与局限性的边界在哪儿,都是人们所关注的热点命题。

对此,专访了硅谷投资人张璐,她同时也是本届夏季达沃斯多场分论坛的讨论者。张璐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工程学院,Fusion Fund 创始合伙人,已投资公司已有多家成功上市或被并购。2018年,张璐当选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全球青年领袖”。

2015年,张璐成立了自己的基金Fusion Fund,这家基金在硅谷专注于高科技行业以及医疗行业的中早期投资。重点投资于工业自动化、智能工业等领域,具体来说包括网络技术、网络安全云计算、边缘计算技术以及企业经营软件、人工智能的产业应用和医疗器械等创业项目。

在采访中张璐认为,5G是医疗产业新机遇,同时边缘计算是5G时代创业者创新的机会;对于Facebook推出的加密货币计划Libra,张璐认为其打开了一种可能性——科技公司可以用自己的信用背书做抵押,开发设计新型支付产品,但区块链未到成熟商用阶段;而在比较中美一级市场的差异时,张璐表示,活跃的收并购市场是美国一级市场的最大优势所在。

以下为与张璐的现场对话,略经编辑:

“5G是医疗产业新机遇”

:5G的“杀手级应用会”在哪些出现?

张璐:我们看很多5G应用的项目,在应用层面上布局了好几家公司,尤其是边缘计算相关的,包括各种解决方案的都投了。

杀手级应用当然第一个大家可能就会想到通讯,但是我认为最主要的一个领域是医疗产业,医疗产业5G的应用非常广泛。

5G的核心实际上是增加带宽,什么产业需要在短时间内上传海量的数据,除了无人驾驶的场景等那些还没有实现的场景,医疗场景其实是一个大场景,而且现在医疗整体上他在进入这个场景的时候,他需要很多实时新的反馈来进行个性化的医疗。

一个片子他的数据可能就是几GB而不是几KB,所以他是能够在特别大的程度上提高我们现在整个医疗产业的效能。

5G个基础之上需要利用边缘计算,边缘计算可以让你在当地处理信息,所以他的延迟是由边缘计算解决的,所以聊5G必须要聊边缘计算,这两个东西一定是要合作的,在任何场景都要放到一起去使用的。

:5G高成本的问题如何解决?

张璐:成本很高,但是他的成本在两个点,一方面是底层成本,这方面不需要小公司去担忧,主要由大公司铺设完成,他有一个更长的投资回收期,他可以去承担这些前期的投入。

另外的一块是在应用层面上的成本,应用层面上他并不是技术本身的成本而是整合成本,就是现在我们聊到的产业,无论是什么汽车产业,交通产业,医疗产业,甚至保险产业。

这个把新技术和底层架构整合的过程不是很容易,过程中会形成很多的成本。

在这个过程中,一方面现有的传统产业的公司需要改变他的思维方式,另外一方面也需要做5G应用还有边缘计算的企业,要想到他怎么样把他的解决方案做到低成本,并且高效快捷。

比如,我们在美国投的叫无边缘计算解决方案,包括你可以叫他5G边缘计算芯片,他有硬件解决方案也有软件解决方案,举例来说,美国一家软件公司的方式就是他可以非常快速的整合到所有的像AT&T,Verizon这种运营商的基电里面去,他没有任何的硬件,直接软件整合到他现有的机台里面就直接可以用了,所以这种就会他的整合成本很低。

Facebook为什么推出加密货币计划?

:Facebook这么快推出加密货币计划的原因有哪些?

张璐:一则,跨境交易是非常大的市场;二则,Facebook也是看到了阿里、腾讯这样的竞争对手在蚕食移动支付市场。Facebook有一个非常大的困局:它曾经的商业模式是基于用户数据赚钱,但是由于隐私等多方面的考量,它这方面的盈利能力在逐渐下降,因此,Facebook需要更好的经济增长点。Facebook拥有WhatsApp,Instagram和Messenger等业务积累下的27亿用户,有这么好的基础,为什么不做呢!

Facebook作为一家上市公司,需要面对每一次财报的压力,需要为股东负责。风口浪尖上的Facebook,不可能无限期地等下去,公司需要抢先占领市场。

:关于“Libra是支付系统还是超主权货币”有一些分歧,这两种观点之间是否矛盾?

张璐:这两者之间并不冲突,我更想从Facebook自身的角度看他的战略意义。大家其实对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理解是不对的,它其实只是一个工具而不是投资标的。对于Facebook来讲,它是想用一个新工具来做“支付宝”,战略方向是“支付”。

但是,Facebook在做试验,一旦试验成功,在其他机构逐渐也去发展这项业务时,战略目的可能会不一样。

一些人认为,Facebook即将发行的Libra是新型货币。众所周知,货币的背后是与政府建立的social contract(社会契约),但是由于Libra的出现,政府的角色可能会被Facebook这样的公司所替代。但是它依然是social contract,是会被中心化管制的金融产品。

:如果作为新型支付手段出现,LIbra如何影响传统支付网络?

张璐:并不一定要改变。从Libra白皮书中可以了解到,第一,Libra针对的是“跨境交易”,因为传统的跨境交易需要法币之间进行互换,中间每一层都有手续费,而且在交易过程中也无法保证价格的透明,是一种效率低下的方式;第二,Libra针对的是没有被传统金融体系覆盖到的人群,例如非洲的一些低收入人群,他们每天使用现金交易,甚至于在一些地方,根本没有银行去服务他们。

所以,Libra要改变的是他们,而不是改变金融系统已经非常完善的地方。但换句话讲,Libra能不能适用于我们?当然能,但这不一定是他们的选择。所以,为什么针对Libra的监管很重要,因为大家认为Libra在技术和应用层面上会有很多想象,但是我们需要金融监管把这种万能的想象力做一些限制。

:由于一些历史原因的使然,中国的移动支付系统发展迅猛,并在全球取得了领先地位。现在,Libra以“杀手”的角色进入这个市场,会对以支付宝为代表的移动支付市场造成哪些冲击?

张璐:Libra打开了一种可能性——科技公司可以用自己的信用背书做抵押,开发设计新型支付产品。如果在金融监管允许的情况下,阿里巴巴未来也可以做。所以,我们要把Libra看作新技术产品,它降低了底层设施的成本,提高了交易效率。如果这个试验成功了,别人也可以去这样做,至于做的有没有Facebook好,就是另外一码事了。

我们的基金主投技术方向,因此对技术有很深的理解。但是我们没有投资区块链,为什么?因为这项技术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拿Libra来讲,它同样需要去攻克很多技术问题,才能达到想要的效果。如果区块链技术能够实现去中心化、高效率等目标,那可以去考虑“区块链如何颠覆金融行业”这样的问题,但是现在还达不到,你怎么谈商业应用?

但是其他企业需要注意到,当新工具出现时,使用旧工具的企业需要警醒,如果等到别人把新工具用成了,你当然是被颠覆的。

“活跃的收并购市场是美国一级市场的优势”

:你们一般投资周期多长时间?

张璐:我们过去半年有三个退出的,比较快。有一个是两年一年之内就被收购了,一个工业物流机器人,另外的几个都是三年左右退的。

其中一个上市,两个收并购,美国市场的好处是在于80%的企业可以收并购退出。

以前一段被收购的工业物流机器人公司为例,他的年收入大概当时是两三万美金,但是他的技术是业内最好的,所以他最后的收购价格是很高的,这个价格并不基于他的收入,而是基于他技术的价值,这个跟IP产权保护也很相关。

一般中早期投资资方可能要等5年7年才能推出,但是因为美国收并购市场的活跃,可以很快就实现推出,这也是过去两年美国市场好的一点。

主要的背景在于,传统行业在改变思维,她们现在不仅喜欢收购,而且他收购的金额非常可观,对我们投科技的这种基金来讲,当然是很好的退出。但是他在评估企业的时候,除了拥有前沿技术之外,还需要获得市场验证——就是你可以有很少的收入,两三百万收入,但是不能没有收入,有人给你支付两三百万美金就证明已经在一个商业环境里。这个可能就跟国内很不一样。

(本文首发,作者/蔡鹏程)

上一篇:专访硅谷投资人张璐:5G是医疗产业新机遇,区块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