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推出每日中文简报,为你介绍时报当日的重点英文报道,并推荐部分已被译成中文的精选内容。新读者请点击此处订阅,或发送邮件至cn.letters@nytimes.com加入订阅。]美国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周一称,特朗普政府将对一家中国国有石油贸易公司及其高管实施经济制裁,原因是该公司违反美国禁令购买伊朗石油。庞皮欧在佛罗里达的退伍军人代表大会上就外交政策发表演讲时称,这家名叫珠海振戎的公司及其总经理李右民“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石油行业的限令”。这是特朗普政府首次因无视美国近期对伊朗石油出口的制裁禁令,处罚一家中国公司及其高管。此举必将加剧华盛顿和北京之间深陷长期贸易战和全球性战略竞争的紧张关系。它也必将加剧波斯湾地区的危机,美国和伊朗在这里不断发生低级别的对抗,伊朗士兵也频频登上或扣押商船。周一,实施制裁的财政部将庞皮欧宣布的中国企业和个人添加到了一项伊朗相关的制裁名单中。石油是伊朗最大的收入来源,特朗普政府的目标是将这类出口降至零,这是迫使伊朗遏制核野心及其对中东民兵组织支持的制裁行动之一。在去年退出伊朗与世界大国2015年达成的一项核控制协议后,特朗普宣布了对伊朗的重大制裁措施。此举受到了多国政府的广泛批评,因为伊朗并未违反这份协议。根据它的内容,如伊朗遵守协议,国际社会将解除制裁。尽管实施了新一轮制裁,但去年11月份特朗普政府曾给予八国豁免,允许它们继续从伊朗购买石油。这些豁免于今年5月份结束,庞皮欧及其他特朗普政府官员称,实际上使用了豁免的五个国家需要停止从伊朗进口所有石油。中国是伊朗石油最大的进口国。北京的官员表示,他们不同意美国的制裁,将继续进口石油。“中方一贯反对美方实施单边制裁,”外交部发言人耿爽4月22日说,当时美国国务院宣布豁免条款即将结束。“中国政府致力于维护本国企业的合法权益。”珠海振戎和另一家国有企业中石化是进口伊朗石油的主要两家中国公司。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周一援引知情人士消息报道称,油轮一直在中国的港口卸载数百万桶伊朗石油,在那里石油据称是进行“保税仓储”。该报道称,这批石油尚未通过中国海关,或出现在国家进口数据中,严格来说可能尚未违反美国的制裁令,因为它仍为伊朗所有。在一起与伊朗制裁令有关的备受瞩目的案件中,美国追究了另一家中国公司。去年12月,加拿大官员应美国的要求,逮捕了在温哥华转机的中国科技巨头华为高管孟晚舟。美国司法部寻求将她引渡到美国,指控她对西方银行撒谎,使华为偷偷违反对伊朗的制裁。司法部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展开了这项调查。《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援引通过卫星信号和图像监控石油运输的TankerTrackers数据报道称,6月中旬,在特朗普政府于5月2日终止石油豁免后,中国收到了首批交付的伊朗石油。在该案例中,可装载多达一百万桶原油的油轮“萨利纳”(Salina)号于6月20日停靠在东部沿海城市青岛附近的胶州湾,并用了两天多时间卸货。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马尔科·卢比奥(Marco Rubio)曾呼吁特朗普政府采取更强硬的行动,终止所有伊朗石油的出口。6月26日《金融时报》这篇报道发表后,卢比奥在推特上写道,“本届政府于5月份结束了对伊朗石油进口的制裁豁免,但中国刚从伊朗收到了大批石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