钉钉战医疗

摘要: 不论是阿里内部还是中小型互联网医疗企业,钉钉都被视为是医院端入口,但对于钉钉而言,真正的深水区是“如何能让医院业务在线。”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去年八月份的DING峰会上,钉钉CEO陈航(花名无招)首次透露了钉钉开始向行业延伸,新零售、餐饮、教育、医疗,这四个领域被钉钉选作了“排头兵”,此前,无招鲜少将钉钉归于某一行业。

无招曾在接受采访时坦言,钉钉有一套严格的流程来判断什么事情该做,什么时候做。在这套流程中,“需求的严重程度”被视为首要因素;其次,相应的资源匹配度,投入产出比,也都被钉钉团队视作判断需求的标准。(详见此前报道《钉钉裂变》)

为做医疗,钉钉专门成立了钉钉医疗团队,隶属于钉钉企业服务体系,以专门的团队来保障组织和技术快速运转。但至于团队规模,钉钉副总裁杨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不便透露。

“钉钉医疗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重塑互联网医疗信心。”钉钉医疗行业总监王洪帅告诉,钉钉交出了第一张成绩单:2018年,有3000家二级以上公立医院使用钉钉,同时有30万医生启用钉钉。

虽然与钉钉平台上超过700万家的企业组织相比,3000家医院占比并不高,但截止2018年末,国内二级以上公立医院11565家,钉钉的二级以上公立医院覆盖率已经接近26%。

在今年七月初的中国医院信息大会(CHIMA)上,钉钉摆了个专场,将主题命名为“2019钉钉未来医院新生态论坛”,这是钉钉第二年参加CHIMA大会,也是第二次向医院院长与行业伙伴们“宣扬”钉钉所期望打造的“未来医院新生态”。

医院“数字化底座”

为什么钉钉进入医院的速度这么快?王洪帅尝试着分析了其中的缘由,“扁平化的组织+透明化沟通,让医院文化发生深层次变化,从管理者的角度来说是非常认可的。”

这种自上而下的推动方式得以让钉钉迅速占领医院。

浙医二院在去年六月份发布内刊称,钉钉上线半年多时间,浙医二院 5000 多名员工通过“钉钉”进行沟通和协同工作,浙医二院王建安院长表示,“我们使用‘钉钉’,不是简单地把纸质表单变成电子表单,而是在电子化的同时,进行流程再造、重新设计,改进工作方式。”

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在使用钉钉一个月时,也发布公告称“钉钉不仅是办公方式的变革。在初步完成第一阶段审批的基础上,下一步准备开拓学习强院等功能。”

“很多医院也有自己的OA系统管理业务流程,临床是管理检验报告怎么流转等,我们一直在寻找能够将两者结合在一起的东西。”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信息科主任覃开舟参加了去年的钉钉“未来医院”大会,他发现浙江很多医院已经将OA功能和临床功能打通,于是,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在去年12月启动了与钉钉合作的项目。

覃开舟坦言,目前大部分医院都在建设院内的信息系统,让所有部门相互协调是目前建设的主要内容。

在无招看来,要想让中国4300万企业实现智能移动办公,必须要完成五个“在线”:组织在线、沟通在线、协同在线、业务在线、生态在线。延续这一思路,钉钉在医疗领域,也遵循着五个在线原则。

钉钉医疗应用(从左到右依次是其原生应用、生态应用、医院模版),根据不同医院的需求,该应用界面会有所不同,付梦雯制图

“快速进入医院,先让医院组织在线、进而沟通在线、协同在线。”王洪帅告诉,“从产品和解决方案层面理解,钉钉是医院数字化建设的基础设施和底座,这件事是钉钉自己干。”

按照流程,钉钉先把医院相关的临床、行政全部在线化,这样省市区县所有的医疗卫生机构可以实现组织在线化;当组织架构形成后,医疗机构间的转诊、会诊可以同步在线;此外,医院管理可以通过钉钉更扁平,不像以前层层传达、逐渐消减。

但王洪帅告诉,“前三个在线形成真正的数字化底座之后,不论是从用户的需求来讲,还是从建设者的需求来讲,都通过业务平台进行整合。”

王洪帅希望钉钉会成为医院新的基础设施,“今天医院更需要面向未来的数字化建设,所以给互联网医疗企业提供了大量的机会去To B,医疗行业互联网公司只有切入B端才有新的机会。”

曾有一位互联网医疗创业者也表达过医疗领域B端的重要性,他告诉,“医疗行业的主体是B,如果绕开B直接去To C是没有根的。B是绝对强势、绝对垄断的,凭什么让你去to?但是真正成为他一个紧密的平台,成为工具之后,力量跟自己跑是一万倍的差距。”

王洪帅觉得有了钉钉这个新的基础设施会不一样,“我旗帜鲜明地力挺互联网医疗,希望有更多合作伙伴和我们一起推动互联网医疗2.0时代的到来。”

在钉钉想要打造的互联网医疗2.0时代中,ISV(第三方开发者)扮演着重要角色。钉钉作为底层平台,为医院提供的是组织、沟通与协同在线,上层的业务在线与生态在线则交由第三方开发者。

乘数效应

连帆排班是钉钉应用中心里第一个上架的医疗行业应用,从2018年5月12日上线以来,覆盖了近2000家医院,其中三甲医院的数量超过三分之一,累计为护士和医生节省工作时间超100万工作日。

原本,连帆科技是国内最早给护理做临床系统的企业,开发了全国第一套移动输液系统,但前几年推广到医院去非常慢,项目可以一个礼拜就交付给医院,但是一年只能做一百个项目。

“我们很清楚我们需要有一个平台把技术放大、进行推广。”连帆科技COO叶昂越觉得业务系统很复杂,很难把整个系统搬到钉钉平台上。

连帆把护理系统分成30多个模块,选中“护士排班”搬到钉钉平台上,因为这个服务覆盖面最广,刚需且高频,“以后应用系统是微小化的,只有微小化才能够有精力把这个片断做得完美,一定需要钉钉这样的集成平台,才能把微小化的东西串起来。”

该模块最终在钉钉平台上线用了五个月时间,叶昂越坦言,“传统项目变成互联网产品等于是重新来过,产品设计、上线、运营全部重新来过。”

“之前连帆团队的十年历史是上半程,2018年开始进入下半程,连帆要把前十年的经验积累成产品,通过钉钉快速共享给其他医院。”叶昂越透露,连帆下半年有两个目标,半年做到15万用户,而且要打造另外一款应用搬到钉钉上。

像“连帆排班”这样的应用,钉钉平台上有几百个。在王洪帅看来,钉钉并不是一家医疗公司,而是一个企业服务平台,“基于完善的基础设施和可观的流量,给企业提供全新的机会去真正和医院融合,解决破局的问题。”

在钉钉医疗的设想中,当医院所有数据、人全面进行要素重组之后,整个医疗产业链围绕核心医疗资源的生态全部会发生非常大的变革。钉钉医疗希望成为各互联网医疗企业的B端入口,让互联网医疗企业抛开进入医院的难题,专心为医院、医生提供服务。

“医院信息化‘分久必合’,医院一定会有一个统一的入口”,云嘉健康负责人马跃飞告诉,对于医院而言,原有的信息化业务是按照需求割裂式进行的,但数字化建设核心是从顶层设计开始,设计者希望用一个统一的平台把所有的应用进行整合,不希望有十几个APP、帐号和体系,“病人也好、医生也好,不用下载APP,我们所有的产品全部是去App的。”

秉承着这一思路,马跃飞告诉,在云嘉健康的业务中,钉钉被视为是B端入口,而患者入口则设在微信端。

基于钉钉平台,云嘉健康将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内部的HRP系统、Bi决策系统、后勤维保系统打通,为医院打造出钉钉“云课堂”、“金牌团队”、“直播应用”、智慧食堂系统等定制化应用。

以云嘉健康的“慢病复诊”应用为例,业务需要连接医院、医生以及患者三方。嘉兴市第一、第二医院的病人如果要做慢病复诊,微信上使用“慢病复诊”小程序,只要点两步就完成了,医生在钉钉中会实时收到一个消息,提示病人要进行慢病复诊,医生可以抢单,在钉钉上进行处理、转方或者直接给患者打电话。

云嘉健康“慢病复诊”应用(左为患者入口,右为医生入口),付梦雯制图

马跃飞向透露,“实际上这属于两套体系,云嘉健康做的事情是把这两套体系在不同的渠道上给打通。”

因为有连帆排班、云嘉健康这类第三方开发者,钉钉医疗得以更快地进入医院,产品快速进入医院的同时,钉钉作为平台引入更多生态合作伙伴。

杨猛告诉,今年钉钉希望走向业务在线,“一是规模做大,整合更多合作伙伴、更多产品来服务医院的需求;二是业务做大,在产品上通过增加开发资源和技术资源,基于医院和用户需求,去定制开发。”

“今天一家公司把所有的医疗业务体系做出来几乎是不大现实的,我们还是要有一个小团队,大家一起联合起来做 ”,钉钉副总裁张斯成负责商业合作投资和商业化设计,他一直在考虑,钉钉生态怎么能够帮助合作伙伴产生乘数效应。

在这次“未来医院”大会上,钉钉医疗支持元璟资本、云锋基金、君联资本等八家投资机构共同成立“钉医会”,希望优秀的产业资本机构共同发动社会资源投入,放大钉钉在医疗领域的基础设施效应。

“我们希望在2到3年的时间内,整个医疗体系,特别是医院、医联体、医共体,能够把钉钉作为数字化底座,帮他们去承载业务,包括组织沟通、业务协同等基础性工作。”

但如何筛选合作伙伴?张斯成坦言,“合作伙伴没办法筛选,但就像跑马拉松,跑着跑着自然会有人到了第一梯队,有人到第二梯队,这是一个自然发展的过程。”

为了让合作伙伴能和钉钉保持同样的速度,钉钉自己建了个生态基地,名为“钉钉空间”,引入和邀请合作伙伴,从产品技术、服务市场、组织到最后面的服务销售,帮合作伙伴一起做。目前,“钉钉空间”已经有20多家合作伙伴入驻。

阿里医疗布局中的B端入口

除了成为合作伙伴的医院入口外,钉钉也正成为阿里内部医疗健康服务的B端入口。

7月18日,阿里健康发布了器官移植随访平台,该平台并未独立发布App,而是将面向患者的C端入口放在支付宝上,以钉钉为医院、医生B端入口。阿里健康副总裁杨锋告诉,“这款产品将作为医院的应用直接长在钉钉上。”

此前,阿里健康已经将钉钉作为B端入口尝试过协作。2018年4月,阿里健康整合体检、问医、购药等健康领域服务能力,在钉钉企业服务市场开启“阿里医务室”,面向钉钉上的企业和组织提供健康体检等相关服务。

此前曾报道过,阿里集团内部涉足医疗业务的除了医疗旗舰平台“阿里健康”外,还有阿里云、蚂蚁金服、支付宝、钉钉,不同体系间的协作在近两年开始变得更为密集。

“不管蚂蚁金服,还是阿里健康,对我们来说都是阿里经济体里涉足医疗领域很重要的力量”,张斯成告诉,“钉钉跟他们是一种业务战略配合关系,大家去实现突破的点不太一样。”

在这张棋盘中,阿里健康更多关注健康领域的流通环节,比如医药电商、智慧医疗、消费医疗等业务层面(关于阿里健康,详细可查看此前报道);蚂蚁金服则关注解决支付通道;阿里云提供的是承载信息化的底座;钉钉则聚焦于医院,从医院内部组织提效开始到为医院提供各式服务。

“所以大家本身就是有协同的整体,其实放在一起就是一个综合解决方案”,王洪帅如是说。张斯成认为,大家在不同的方向和领域寻找业务升级机会,根据自己的专长往上走,最终才会聚在一起实现整个医疗产业的升级。

不论是阿里内部还是中小型互联网医疗企业,钉钉都被视为是医院端入口,但对于钉钉而言,真正的深水区是“如何能让医院业务在线。”(本文首发,作者/付梦雯)

上一篇:钛媒体Pro创投日报:7月23日收录投融资项目23起
下一篇:移动互联网Q2全网用户净减200万,时长红利即将见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